<acronym id="qagmw"></acronym>
<acronym id="qagmw"><center id="qagmw"></center></acronym>
<acronym id="qagmw"></acronym>
<acronym id="qagmw"><small id="qagmw"></small></acronym>

吳冠中作品為何頻頻拍出天價

來源: 未知 作者:admin 編輯:admin 2019-12-06 14:11

  在當代中國畫壇,吳冠中堪稱是一位十分復雜且頗具影響力的畫家。在藝術上,他敢于創新,他獨創的“彩墨畫”獨樹一幟;同時,他也是“市場明星”,他的畫作在海內外拍賣市場上屢創天價;此外,他更是一位“熱點人物”,他總是直言不諱,每每引發激烈爭議。因此,吳冠中絕對是美術界不折不扣的“焦點”。特別是在拍賣行情整體并不太景氣的當下,吳冠中的精品力作仍舊呈上漲堅挺之勢,在4月4日剛結束的2016年保利香港春拍上,吳冠中的巨幅油畫《周莊》以2.36億港元(約合1.97億元人民幣)天價成交,刷新了中國現當代油畫拍賣的世界紀錄,尤顯難能可貴。

  說到吳冠中,首先無法回避對他的學術評價。吳冠中在當代畫壇的位置,在近百年中國繪畫史里扮演的角色等等,研究吳冠中首先要把這些問題搞明白。

  在我看來,吳冠中毫無疑問是當代中國繪畫界首屈一指的大家,給吳冠中帶來“大家”地位的顯然不僅是他的油畫,恰恰是給他帶來很大爭議的“彩墨畫”。吳冠中的油畫很有特點,但憑此贏得“大家”地位還遠遠不夠。縱觀中國美術史,靠油畫揚名立萬的大師鳳毛麟角,遠不能同中國畫相比,畢竟油畫還只是一個百年歷史的“舶來品”。中國畫在吳冠中以前,一直是以“筆墨”、“傳統”、“文人畫”主導江山,到吳冠中,他的“彩墨畫”將這些統統顛覆了。在吳冠中之前,他的老師林風眠在“中西合璧”改造中國畫方面曾做過不少有益的創新嘗試,但吳冠中的“彩墨畫”無疑走得更遠,在“色彩”和“構成”的探索上,吳冠中的作品更為國際化。

  很多人認為,吳冠中畫的“彩墨畫”根本不是“中國畫”,因為畫里完全沒有一絲半點傳統筆墨技法表現可言,有的畫家斥之為“水彩畫”,有的則諷之為“三不像”,是拿著板刷胡涂亂抹一氣,更有的干脆講他“玷污中國畫”,因而很長一段時間,吳冠中的“彩墨畫”在中國美術界一直伴隨著很大的爭議。

  而在我看來,中國畫風格的創新大體有兩種,即“畫種內的創新”與“畫種外的創新”。所謂“畫種內的創新”,即畫家發明一種自家“皴法”,如傅抱石的“抱石皴”,或形成一種流派和樣式,如李可染的“李家山水”,或獨創一種新的技法,如陸儼少的“勾云法”等。這些創新無外乎在畫種內“突破創新”;另一種創新是“畫種外的創新”,即從外來畫種中尋找手法、汲取營養,吳冠中的“彩墨畫”就屬后者。

  我們不能只肯定贊美“畫種內的創新”,而對“畫種外的創新”大加排斥否定。徐悲鴻曾給中國畫的創新注入了“寫實”、“素描”的血液,吳冠中則給中國畫帶來了“色彩”和“構成”的活力。吸收借鑒畫種的長處,只能使中國畫改革的路越走越寬,要允許畫家大膽嘗試,拿板刷在宣紙上創作當然也可以是“中國畫”,工具不是問題,關鍵是水平的問題。高其佩的“手指畫”難道不是“中國畫”嗎?所以,排擠借鑒“外來畫種的創新”,帶著狹隘的“門戶之見”,是一種無知淺薄的表現。

  可以說,在當代畫壇,凡“畫種外的創新”,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獲得承認的。早年林風眠的“中西合璧”曾倍受非議,但現在慢慢沒有人質疑他的畫是不是“中國畫”了,吳冠中的“彩墨畫”也同此理。“正宗的中國畫”這種提法本身就有很大的局限,吳冠中的“彩墨畫”是一種新中國畫,它不強調“骨法用筆”,卻突出色彩、水墨、對比、構成,是一種“中西混血”,但表現的仍然是正宗的“中國情調”;它不追求雄渾博大,轉而描繪江南風景、小橋流水,照樣可以出大氣象,站在我的角度看,吳冠中的“彩墨畫”應當是中國畫。

  2004年以前,吳冠中的畫在香港雖然有行情,但在內地尚沒有真正聯動。內地真正開始啟動升溫應該是在榮寶2004秋拍和2005年春拍相繼推出吳冠中專場之后。2005年是吳冠中拍賣行情快速飆升的一年,這一年,北京榮寶春拍的《黃土高原》首次突破千萬元大關,以1870萬元高價成交,在年底的北京保利秋拍上,《鸚鵡天堂》以3025萬元再創個人拍賣成交天價,吳冠中從此在內地開始受到熱烈追捧。2006年,在翰海秋拍上其紙本油畫《長江萬里圖》以3795萬拍出;2007年北京保利春拍《交河故城》4070萬元;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獅子林》1.15億元;2015年北京保利春拍油畫《木槿》6900萬元。據不完全統計,吳冠中畫作近年共上拍5000多件,總成交額超20億元,在國內畫家中排名數一數二,成為名副其實的“市場明星”。

  吳冠中的畫作,在經過快速上漲后目前已趨于穩定。當前的拍賣市場行情普遍是油畫每平尺200萬元(普通200萬元,精品300萬元);彩墨畫每平尺80萬元(普通80萬元,精品200萬元)。這樣一個價位,對于中國頂尖級畫家來講,并不算太貴、太離譜。盡管市場上拍賣的作品有近5000件,但除去重復拍賣和贗品的數量,真品不過千幅左右,其中大尺幅畫作不足百件,精品僅50件左右。更由于自上世紀90年代末吳冠中本人就不再賣畫,流向市場的作品極少,目前市場流通的絕大部分都是上世紀80至90年代的作品,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作品較少,多是些油畫。在市場經過充分的換手后,其作品行情穩定性較高,抗跌性強,精品的升值空間依然不小。

  近年來,仿冒吳冠中的偽作在拍賣市場上一直不斷,打假成了頭痛的事,往往多是無奈。吳冠中打假知名的大概有四起。1993年10月27日,上海朵云軒、香港永成古玩拍賣有限公司聯合在香港拍賣出售了一幅吳冠中作品,拍賣前,吳冠中曾通過有關單位轉告上海朵云軒撤下這幅不是其所畫、假冒其署名的偽作,但上海朵云軒在接到通知和書面函件后,仍與香港永成古玩拍賣有限公司聯合拍賣,甚至出具專家鑒定意見,稱這是吳冠中的作品,致使該偽作被他人以港幣52.8萬元購去。吳冠中一怒狀告至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稱兩被告的行為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權,使其聲譽和真作的出售均受到了不應有的損害,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消除影響、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港幣52.8萬元。2年后,1995年9月底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做出判決:一、被告上海朵云軒、香港永成古玩拍賣有限公司聯合拍賣假冒吳冠中署名的美術作品的行為,共同嚴重侵犯了原告吳冠中的著作權,應停止侵害; 二、兩被告在《人民日報海外版》、《光明日報》上載文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三、兩被告共同賠償原告損失人民幣73,000元。吳冠中雖然勝訴了,但如畫家本人所說“費了大量精力,白了不少頭發”。

  第二起打假是2006年9月,北京圣天閣拍賣公司推出“吳冠中專場”,其中油畫一件、水彩一件、水粉一件、速寫21件。吳冠中通過朋友寄來的圖錄發現24件拍件竟無一件真品。吳冠中立即致電該公司,稱即將拍賣的畫作不是他的真跡,要求撤拍。出于對畫家的尊重和維護公司的聲譽,該公司后終止了這場拍賣會。

  第三起打假是2007年初,吳冠中通過朋友偶然發現2006年某藝術雜志刊登了9幅署他名的假油畫,連同他的訪談一同發表,并未經授權使用了吳冠中與家人的生活照片,令吳冠中很生氣。為了不給藏家造成傷害,吳冠中委托友人全權處理,并通過媒體曝光。因正逢“3.15”期間,當時在國內引起很大反響。

  第四起打假是2008年,上海收藏者蘇敏羅告翰海拍賣吳冠中假畫《池塘》一案。起因是在2005年12月11日翰海秋拍上,介入收藏才4個月不久的上海買家蘇敏羅以253萬元買下了拍品吳冠中油畫《池塘》,但后來再度出手拍賣時被視為贗品拒收。為將畫的真偽弄個水落石出,蘇敏羅來京找到吳冠中本人,請求給予鑒定。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吳冠中仔細查看了《池塘》,在畫上寫下“此畫非我所作,系偽作”的鑒定結論。蘇敏羅找到翰海,拍賣公司說只能退還23萬元傭金,而該畫的委托方索卡畫廊負責人稱自己也是“受害者”。最后,買家選擇法律訴訟,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后因拍賣方在拍賣前聲明了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故買家敗訴。

  參考以上事例,由于國內藝術品造假泛濫,再加之打假的成本、精力太大,維權往往難上加難,吳冠中本人也深有體會,所以吳先生晚年只是呼吁打假,為找上門來的藏家或友人鑒假,親身打假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況且真要打的話,恐怕一輩子也打不過來,而抓緊時間多畫一些畫,已成為他最大的心愿。

  由于國內尚缺乏權威的鑒定體系、機構和專家,所以畫家作品的鑒定目前還主要依賴畫家本人。吳冠中也不例外,他在世時,自己是最大的權威,如今畫家過世了,鑒定就存在很大難題。而健在畫家出全集的國內屈指可數,如2007年《吳冠中全集》的出版,為其個人作品真偽的鑒定起了不小的作用,近幾年海內外拍場上的高價拍品,無一例外都是全集中的畫作,如近期保利香港的《周莊》等。但許多造假者可以依據圖錄照貓畫虎仿造克隆,要知道打官司的《池塘》當初也是有圖錄“護身”的,所以吳冠中畫作的鑒定,未來還是一個懸案。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Power by DedeCms
本網站由國際新聞_參考消息網版權所有
约彩365平台约彩365主页约彩365网站约彩365官网约彩365娱乐约彩365开户约彩365注册约彩365是真的吗约彩365登入约彩365快三约彩365时时彩约彩365手机app下载约彩365开奖 万山特区 | 佛山市 | 融水 | 定远县 | 得荣县 | 柳河县 | 黄冈市 | 贞丰县 | 松桃 | 伊吾县 | 体育 | 秦安县 | 乌鲁木齐县 | 衡水市 | 承德市 | 阿巴嘎旗 | 奉贤区 | 徐汇区 | 长治县 | 隆子县 | 眉山市 | 汉川市 | 朝阳县 | 山阳县 | 五莲县 | 积石山 | 南开区 | 景洪市 | 浦城县 | 舟曲县 | 棋牌 | 康平县 | 宁津县 | 自治县 | 北宁市 | 建平县 | 柳河县 | 濉溪县 | 德州市 | 濮阳县 | 胶州市 | 齐河县 | 石台县 | 东辽县 | 大兴区 | 太白县 | 钟祥市 | 古交市 | 红河县 | 西平县 | 湘西 | 沈阳市 | 德格县 | 赣榆县 | 六枝特区 | 辉南县 | 广州市 | 中宁县 | 阿拉善盟 | 金寨县 | 墨竹工卡县 | 固安县 | 江源县 | 安达市 | 遂昌县 | 庆安县 | 明水县 | 浙江省 | 灵丘县 | 太白县 | 澄迈县 | 紫金县 | 灌南县 | 葵青区 | 永顺县 | 石景山区 | 菏泽市 | 大化 | 绥滨县 | 沙坪坝区 | 晋城 | 扬州市 | 汉寿县 | 博乐市 | 垣曲县 | 江都市 | 瑞昌市 | 阳信县 | 西平县 | 桂阳县 | 进贤县 | 阜阳市 | 灌南县 | 开鲁县 | 屏东县 | 石屏县 | 宁明县 | 涟源市 | 九台市 | 疏附县 | 秭归县 | 元江 | 淮安市 | 康马县 | 萍乡市 | 凤翔县 | 北安市 | 大悟县 | 怀柔区 | 南平市 | 哈巴河县 | 太仆寺旗 | 石狮市 | 年辖:市辖区 | 高阳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惠安县 | 资溪县 | 定远县 | 响水县 | 梅河口市 | 家居 | 禄丰县 | 眉山市 | 衢州市 | 曲周县 | 红原县 | 闽侯县 | 应用必备 | 汝城县 | 滦南县 | 浠水县 | 莎车县 | 漳浦县 | 荔波县 | 怀安县 | 砀山县 | 宣恩县 | 安顺市 | 镇安县 | 巴楚县 | 甘谷县 | 区。 | 思茅市 | 峨眉山市 | 天峨县 | 团风县 | 邵武市 | 邮箱 | 桐柏县 | 海门市 | 金平 | 台前县 | 永和县 | 海丰县 | 威宁 | 芜湖县 | 修文县 | 乌拉特后旗 | 仪陇县 | 陇西县 | 和平区 | 霍山县 | 剑阁县 | 威信县 | 金塔县 | 吐鲁番市 | 突泉县 | 额尔古纳市 | 锡林浩特市 | 双城市 | 兴城市 | 绥滨县 | 平山县 | 曲麻莱县 | 井研县 | 临沭县 | 北宁市 | 镇巴县 | 永州市 | 兴安盟 | 长寿区 | 营口市 | 佛冈县 | 正定县 | 沂水县 | 永靖县 | 抚顺县 | 蓬莱市 | 崇左市 | 玉屏 | 昌江 | 平乡县 | 房山区 | 元江 | 扎囊县 | 南郑县 | 陆良县 | 泸定县 | 普定县 | 三门峡市 | 如皋市 | 大名县 | 广元市 | 赤城县 | 成武县 | 岑巩县 |